对两起盗窃案的思考 --- 一名人民陪审员的视角

发布时间:2020-10-30 信息来源:德安县审计局 作者:胡循托

2019年3月,我很荣幸以一名审计干部的身份被县人大常委会任命为德安县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两年来,我认真履行人民陪审员职责,积极参加案件审理和法院组织的相关活动,特别是今年以来,我又参加了多起刑事案件的审理工作,法庭上,威严庄重的气氛、严格的审判程序,法官们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娴熟的审理技能令人印象深刻。通过参加案件审理我学到了很多法律法规知识和案件审理方法,同时,对于参与审理的案件本身,我也感悟颇多,有所启示,其中有两起盗窃案更是发人深省。

这两起盗窃案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两起盗窃案中的两名被告许某某和李某某都是累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惯偷”,其中许某某是第五次因盗窃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李某某是第四次因盗窃罪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且都是上次刑满释放后不久又重新犯罪。针对这种情况,本人调研发现很多犯盗窃罪的罪犯都因犯同类罪刑而受过多次刑事处罚,有的即使是首次被追究刑事责任,之前也有过小偷小摸的前科;最近,本人看到的一份某监狱课题组发表的《关于刑满释放人员重新犯罪问题调查报告》中显示,在诸多刑满释放人员重新犯罪的犯罪类型中,盗窃犯罪比例居首,现实生活中“惯偷”犯案也时有发生。为什么他们会在多次受到刑事处罚刑满释放后又“旧病复发”重新犯罪呢?

一、原因分析

通过这两起盗窃案庭审调查、被告陈述和详细了解案情,个人分析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年轻无知、法律意识淡薄,好逸恶劳、贪图享乐、三观不正是两名被告初犯盗窃罪的主要原因。两名被告初犯时都比较年轻(分别是18岁、19岁);文化程度都比较低(一个小学,一个初中),对法律知识了解甚少,加之人生观、价值观扭曲,自认为偷点东西不费力来钱快即使被抓了也不会出好大的事,所谓“无知无畏”酿苦果。

(二)刑满释放后难以融入社会和家庭,存在“破罐破摔”思想。 一是他们曾多次被判刑入狱(该两起盗窃案中的被告许某某此前从1997年开始先后四次被判处有期徒刑累计14年零10个月,李某某先后三次被判处有期徒刑累计3年零9个月),刑满释放后因与社会脱节太久,加上文化程度低又无一技之长,自身社会适应能力较差,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和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新适应社会环境和生活节奏,特别是在工作和生活方面遇到挫折后,心理落差很大,对外界产生信任危机和抵触,行为上很容易走向极端导致重新犯罪。二是由于安置帮教工作不到位,在刑释人员的衔接、监督、帮助和扶持方面还缺乏有效的工作机制,使得刑释人员缺乏必要的社会支持,导致他们为了生存和发展,不得不去寻找机会,远离原来的户籍地或居住地(两被告均非德安本地人),导致帮教工作脱节,为重新犯罪埋下隐患;三是容易受到社会歧视,很多企业和单位都不愿意接收有盗窃前科的人来工作,认为他们“手脚不干净”,唯恐哪天“旧病复发”给自己带来麻烦。就业难解决,经济无来源,生活无着落,加上缺少家庭温暖和亲人朋友的关爱,有的家庭甚至将其拒之门外。这样一来很容易使他们对社会、家庭和未来失去信心,从而产生逆反心理和“破罐破摔”思想,直至“重操旧业”再次犯罪。

(三)好逸恶劳习性没有彻底根治。有的罪犯因单次判处刑期短,认为很快就会出狱的,在服刑期间就抱着混日子等出狱的思想,没有认真改造,好逸恶劳习性没有彻底根治。刑满释放后仍然不思进取,不愿意付出,原先的思想、行为模式仍未发生本质改变,一旦生活需求得不到满足,在外界的刺激下,很容易采取原来的犯罪手段进行牟利,寻求自身需要的满足,这也导致他们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二、几点体会和应对建议

(一)教育是永恒的主题。加强教育,提高公民综合素质是减少犯罪的重要途径。

虽然受教育程度与犯罪率的关系具有不确定性,但是以上两个案例和诸多事实表明,一直以来,刑事犯罪中,特别是盗窃犯罪中低学历、少文化的人的确比例较大,因为低文化的人对法律的了解相对较少,而且一般生存状况较差,容易铤而走险。“多建一所学校,就少建一座监狱”,雨果的这句名言也从侧面说明了教育对于减少犯罪的重要性。

1.加强基础文化知识教育。重点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推广职业技术教育,提高全民文化素质和劳动能力,不仅使每个公民都有知廉耻、识法度的基本认知,同时还要有立足社会、安心生活的生存能力,从而减少犯罪的发生。

2.加强法制教育,增强公民法律意识。法律法规是每个公民的“紧箍咒”,在加强全民素质教育过程中普法教育不可缺席,且任重道远。根据不同的教育对象通过形式多样的普法教育使每个公民都敬畏法律,知道违法犯罪必须付出代价,从而做到自觉学法、守法、崇法,减少犯罪。

3.加强道德教育。加强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特别是传统美德和道德底线教育。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前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特别是先贤们积极的思维方式、生活态度和价值追求,是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五千年文明史中蕴含的正能量,也是涵养人的道德品质必不可少的营养。因此,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教育,是立德树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举措。因此,我们要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民族立魂,通过开展“文化植根”、“文化塑形”、“文化育人”、“文化立信”等文化实践,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理念渗透到社会建设的各个领域,浸润每个中华儿女的心田,大力弘扬自强不息、扶正扬善、扶危济困、见义勇为、孝老爱亲等传统美德,激发人们形成善良的道德意愿、道德情感,培养全民美好崇高的道德境界,从而在思想上精神上遏制犯罪欲念。

4.从“小”抓起。一是从小孩抓起,除了文化知识教育外,法制教育、道德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让他们从小就有“做贼可耻”的朴素观念和明辨是非的能力,进而逐步树立正确的荣辱观、人生观、价值观;二是从小事抓起,防微杜渐,民间有句俗话“小时偷针,大了偷金”,形象的说明了事物从量变到质变客观规律。但在现实生活中,少数人认为生活中的一些小偷小摸是小事无伤大雅,觉得无所谓,殊不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久而久之,必定积恶成习,难以自拔。尤其是家长和学校老师更要懂得“小洞不补,大洞吃苦”的道理,当发现孩子有偷拿家里的东西甚至别人的财物时,哪怕价值很小,都应及时制止、教育,适当施以惩戒,绝不可因“人小事小”而放任不管,否则长此以往终将酿成大祸。

(二)帮教管理是必要的手段。妥善安置、帮管结合是预防刑满释放人员重新犯罪的重要措施。

1.强化安置帮教工作,帮助其尽快融入社会和家庭。县级司法局、乡镇政府和村(社区)对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帮教和监督管理工作不能“一送了之、一接了之”,要做好衔接,紧密配合形成合力,建立科学的安置帮教工作机制。如,安排专人一对一帮教服务,建立定时走访制度和安置帮教工作督查考核奖惩制度等。同时,帮教工作人员和刑释人员的家庭成员要在生活和精神上及时给予关心、尊重、信任,帮助他们消除对社会的仇视和对抗情绪,使他们从心理上彻底与昨天告别尽快走出阴霾,树立生活信心。在工作、住房、职业技能培训等方面帮助其解决实际困难,使他们经济有来源,生活有盼头,从而真正立足社会,融入家庭。

2.加大财政投入,助力安置帮教措施有效落实。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要在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方面加大资金投入,使基层乡镇政府和村(社区)有钱办事,将安置帮教工作真正落到实处。如,对生活确有困难的刑满释放人员的临时救助,职业技能培训补助;购买公益岗位,鼓励奖励企业设立专门岗位安置等;同时还要投入一定的财力保障乡镇政府和村(社区)安置帮教工作方面人力物力的正常运转。

3.建立动态管理机制。刑释人员在回归社会后,对重新犯罪率较高的群体,特别是盗窃类刑释人员,当地公安、司法、乡镇、村(社区)等单位、部门应采取积极有力的措施,建立动态监测机制,建立跟踪调查系统,加强对盗窃类刑释人员的动态跟踪管理,形成帮教、跟踪和预防紧密结合的良性循环。对预防重新犯罪中产生的新情况、新问题,各部门应联合开展调研,从实际出发,研究预防重新犯罪的方法、措施和对策。

另外,对于那些屡教不改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很大的累犯,司法机关必须对其从严、从重、从快打击,同时提高监狱的管教、改造水平,充分发挥法律利器的作用,才能达到预防犯罪和减少重新犯罪的目的。(德安县审计局  胡循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