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汉阳峰

发布时间:2020-11-11 信息来源:庐山市审计局 作者:刘峰

有了10月2日与汉阳峰擦肩而过的遗憾,登汉阳峰的意愿愈发强烈!于是,前段时间特别关注九江、庐山两地登山协会微群消息,为不错过周末汉阳峰之旅。果然,10月20日一早,九江市职工登山协会户外活动微群发布了重阳节即25日星期天登汉阳峰预告,第一时间抢位成功。

鉴于国庆假期准备不充分,2日,随驴友强行军12公里山路以至膝盖隐痛、双脚大拇指指甲淤血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劳妻在网上选购了专业护膝和登山鞋,升级武装。25日凌晨5点刚过,便早早醒来,是否因登汉阳峰激动所致?自己一时解释不清。翻身起床,准备妥当,7:05提前到达指定集合地点。闲聊等待半小时,车至南山半山腰,伴随山路的曲折,头脑开始晕胀。远离20多年的晕车体验再次光顾,窗外流转的美景竞相刺激头晕的程度,只得闭目养神,将后脑紧靠座椅,嘴唇微张,调节呼吸以求缓解。摇晃中,车辆逐渐接近徒步登山起点:江西701电视台。一阵嘈杂声中,车停了下来。只因车多路窄,公路两侧停满了自驾游车辆,长而宽的大巴在拐弯处遇阻,被迫滞留。待我睁开眼,领队已带人在车头前指挥,司机尝试多次未果,一车人便陆续下车。三五成群,有直接向山上走的,更多的则集在大巴前,讨论对策。我下得车来,定了定神,向山上慢步,以缓解晕车之状。约50米开外,感觉好了许多,停步掏出手机,用高德地图查看到目的地剩余路程:4.3公里。有人提议走过去,也有人觉得远,各自选择当下脚步的动向。我移步回转到大巴处,参与如何疏通的大讨论中。方案是将停在弯道两侧的小汽车均向外挪一点,腾出空间。尝试千斤顶助力,顶起白色小轿车前轮,再施以横向人力挪车受挫之后。有人提议多人上阵,车辆两侧都安排人员,抬的抬、推的推、拉的拉,主力是两侧抬轮胎队员,我作为推手参与,在第二两次尝试中,那台SUV尾部进行了横向位移约有5-6公分。“一、二、三”宏亮的号子声,以及此后爆发的爽朗笑声、掌声,生成一道靓丽风景。沿用此法,逐一排除两处堵点,大巴顺利通行,再次盘山前进。神奇的是,晕车的症状不复再来,满心期待顺利到达电视台。11点过5分,领队鸣哨开启徒步登山之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始于手足,手机、相机高频使用,脚步轻盈深入林莽,沿途路迹明显且相对平缓,好于我的想象,路痕已说明这是一条经典线路,驴友众多。那处似因山体滑坡而显露土黄色的斜坡空地,吸引大部队顿足良久,五老峰、太乙峰、犁头尖、大月山、九奇峰一览无余,一旁随风而舞的巴茅吸引女同胞争相留影;西南方向山口,白云层叠,独独留下隶书“一”线天,架起两山间另类鹊桥,别是一番韵味。

筲箕洼云雾茶园胜景留人。小汉阳峰近在眼前,大汉阳峰隐约其后;天空白云层染,蓝色镶嵌其间;那一大片巴茅,与白云呼应,微风伴舞,情歌“莎莎”相和。一排挺拔的水杉,以高昂的军姿,守护U谷中成行的庐山绿茶,茶园两幢红顶房屋点缀谷中,分外妖娆。山谷的远方,领队告知是康王谷(即桃花源景区)。那是去过N次的地方,综合所有关于它的认知、图像,依然无法构建出眼前的景象,俯看山谷,远方薄雾迷漫,脑海一时迷茫……

继续前行,左侧,透过密林,隐约可见远处的鄱阳湖,浑浊的湖水上飘落点点船只。心中浩淼碧波由弯曲连片的黄色替代,几度怀疑眼神出错,揉揉眼睛,再度凝视,浑黄如故,不无遗憾。好在枝叶障目,一丛翠竹盈袖,大伙横穿而过,密集的竹叶摇曳生姿,在“莎莎”声响中婆娑起舞,多位女同胞与之同框留下各式妩媚。

一片相对平坦的荆棘丛中,矗立四个大石柱,异常显眼。估猜是老房子之遗留,心想到汉阳峰旁了。手机查阅两步路APP,仅百米之遥。右拐向上,两石屋现于眼前,汉阳峰顶,我来了! “刻有大汉阳峰的石柱在哪个石屋?”我急切一问,7人的先锋队中还真有人响应:“这边!”手势指向右边。拾级而上,石屋平台(即汉王台)正中那多次在网络上查阅的石柱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显于眼前。之于石柱四面的石刻,已经非常熟悉:一面:庐山第一主峰;对面:大汉阳峰。另外相对的两面刻有一副对联:峰从何处飞来,历历汉阳,正是断魂迷楚雨;我欲乘风归去,茫茫禹迹,可能留命待桑田。落款表明1907年4月,时任南康知府王以慜所立。联中隐含汉阳峰名称由来,而“断魂迷楚雨、留命待桑田”不知影射王知府何种意境?自觉排队留影,宣示到此一游。同步环视四周,皆由青松所阻。尽管青松所代表的气节令人折服,而且它们的枝叶长势很有特色,形如一层层华盖。此刻,却难觅崇敬之情,那一览众山小的登临意想,远眺长江汉水、俯视浩淼鄱湖、山高人为峰的气慨荡然无存。随遇而安,让一丝遗憾掠过。之后憩于另一平台午餐,与同伴趣谈,呼吸清新空气,自是十分惬意。忽抬头,只见阳光高照,方想起清乾隆朝举人、星子县名流曹龙树有《汉阳峰》诗句:“东南屏翰耸崔巍,一柄芙蓉顶上栽。四面水光随地绕,万层峰色倚天开。当头红日迟迟转,俯首青云得得来。到此乾坤无障碍,遥从瀛海看蓬莱。”穿过树隙,俯视远山的云彩,更觉“当头红日迟迟转,俯首青云得得来”写得精妙,其他意境还有那汉阳灯火只能闭目想象。或许当时没有环保要求,妨碍视线的树木均可一一驱除,不然大禹何以观察长江水势,考虑治水之方?慧远东林寺结社,陶渊明记桃花源,李白为黄岩瀑布打CALL,白居易为大林寺桃花点赞,苏轼题诗西林寺,令所处景点名声大作,游人如织。而汉阳峰有禹王治水,沧海变桑田,天下为公;据传司马迁还专程来庐山考证,在《史记》中写下“余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徐霞客攀过汉阳峰,写就“登顶”观后感。汉阳峰冠有重量级名人事迹,却鲜有游人,多为驴友所好。汉王台侧《汉阳峰景区简介》不锈钢宣传牌污迹斑斑,可以窥见一二。私下认为改为《汉阳峰简介》较为妥当,景区则有待开发。

峰顶逗留逾一小时,原途返回,茶园仍是观景胜地,尤其是远处的云堆积成连绵群山,疑似以大汉阳峰为中心的蜃景,令人啧啧称奇,意外之获。摄影师桂林特意为我拍了张手托云山的照片,极速珍藏。徒步期间欢声不断,笑语盈山,值得回想。(庐山市审计局 刘峰)